欢迎访问 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网站,今天是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回味野菜

来源:中院技术处 作者:叶锋领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6/4/28 9:25:30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

其实,最早反映春天信息的并不是胭红的桃花、芬芳的杏花、娇嫩的迎春、摇曳的柳丝、北归的候鸟,而是那些在空旷山野、沟渠路旁、田间地头蓬勃生发的各种野菜。

说起野菜,不用提万恶的旧社会,就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出生的人可能都印象深刻。在那个供应紧张,缺吃少穿,不由自主的计划经济年代,野菜曾长时间陪伴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力日渐曾强,人民物质生活极大的丰富,野菜渐渐远离了百姓的餐桌。眼下,只有老辈人偶尔会在菜市场买点野菜,回忆一下儿时的生活和思念的乡愁。

过去没有人买野菜,野菜的获得都是靠自己到附近的山上或郊区农田里去采。能食用的野菜品种很多,范围也很广,树上长得香椿、榆钱、槐花、柳叶都属于野菜的范畴,其中,最常见也是最受大家欢迎的是苦苦菜(也叫取麻菜)、马齿苋(也叫马菜)、蒲公英、灰灰菜、沙葱、苜蓿、荠菜、蕨菜。当然,马菜、蕨菜只在初夏的时候才有。

记得文革期间,有一阵全社会都在搞忆苦思甜教育,学校也不例外。我那时十一、二岁,上小学五年级,老师让每个学生从家中自带野菜和玉米面,然后汇集在一起,由学校统一制作忆苦思甜饭,所谓的忆苦饭其实就是苦菜窝窝头。等到中午就餐时间,老师给每人发两个,并叮嘱必须全部吃完,谁不吃完就是不忆苦,就是不痛恨万恶的旧社会。帽子一带,哪个敢不吃!同学们都争相开吃,事先并不知道纯苞谷面的苦菜窝头有多么苦涩难咽,咬了几口之后,嘴里塞得满满的,就是咽不下去,老师在一旁还问:好不好吃?同学们一手拿一个窝窝头,直点头,因为不敢不点头,还因为只能点头,嘴都让苦菜窝头占着,说不了话。

野菜要有良好的烹饪方法才能吃起来可口,否则难以下咽。洗净、焯水、杀盐是必不可少的加工程序,然后根据个人不同口味,或凉拌或烹炒,加入油、盐、糖、醋、姜蒜、味精等佐料。烹制野菜最好搭配荤腥的食材,猪肉便是上选,例如马菜包子、荠菜饺子,都少不了猪肉的参与。母亲活着的时候,擅长烹制野菜,在家属院里小有名气,一到春天,她就组织家属们去挖野菜,每逢周日男人们在家休息的时候,母亲振臂一呼,由二、三十人组成的野菜小分队就出发了。有时,我们小孩也跟着去,帮忙打打下手,其实主要是为了玩,在田野里扑蝴蝶,捉蚂蚱。那时挖野菜最常去的地方是近郊的农田,菜农欢迎城里人来挖野菜,一来可以为家菜除草松土,二来可以免费使用劳动力。当然,城里人也不白劳动,换来的是一大堆野菜,用现在的流行话说叫“双赢”。

一次采挖的野菜供鲜食的仅是一小部分,大部分要进行炮制后晾干,以备冬季蔬菜短缺时使用。我印象最深就是晾晒马菜(马齿苋),那时家居平房,有一个几百平米的院子,整个春夏季节,时常不断的有马菜需要晾晒,家里铺床用的炕席,蒸馍用的筚帘,凡是能用之物都派上用场,铺天盖地晒得那叫一个热闹,期间还要不断翻动,待马菜水分蒸发,彻底晾干后,用透气的布袋或编织袋储藏。一到冬天,在许多人家只有萝卜、白菜、土豆可食的情况下,我家却别有洞天,母亲经常给我们包马菜包子来调剂伙食,其法:把适量的马菜用开水泡发,挤出多余的水分,案板上剁碎,掺入五花肉馅,调上葱姜等佐料,兑好咸淡,就可以包了。兄弟姐妹们翘首盼望,觉得蒸包子的过程是那么漫长,不等热气腾腾的马菜包子上桌,大家已是人手一个,边吹气边吃,咬上一口,唇齿留香、风味独特、回味无穷!由于这份记忆,这份回味,去年夏天,我特意在菜市场买来马菜晒干,用母亲的传授如法炮制,包了一回马菜包子,依旧是四十年前的那个味道,依旧是魂牵梦绕的童年景象,然而,物是人非,父母已去世多年,兄弟姐妹也不再欢聚,一个包子还未吃完,思念之情便油然而生!

药食同源,野菜除了食用,大多都有药用价值,例如蒲公英、车前草、马齿苋,这些草药有的能清热解毒、滋阴败火;有的能治腹泻肠炎,蚊虫叮咬;还有的偏方治大病甚至能治癌症。明朝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和当代《中华药典》中都不乏野菜的身影。

中国是个餐饮大国,美食的种类数不胜数,即便你是一个中国人,毕其一生,也难以尝尽中国各地花样繁多的美食,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色。有些特色之所以被称作特色,是加入了当地独有的食材、药材或野菜,比如青岛凉粉,用当地生产的一种海藻熬制,湖南苗家的稻花鱼,独特的芳香来自当地生长的一种植物——木姜子,还有西北人盛夏离不开的清香浆水,制作也有其独门秘籍。

浆水,当属甘肃天水人的制作最为正宗。据说,天水人做浆水不光只用白面,还用到豆面、玉米面和其它杂粮,浆水里除了投放卷心菜、芹菜、油菜等蔬菜外,关键还投放少量去了苦味的野菜(曲曲菜)。一缸好浆水的标准不仅要求酸爽醇香,还能清凉败火、祛暑消胀,这些功效的秘密,说穿了就是多了那一小把平淡无奇的野菜。
   
时光荏苒,转眼在铁路法院工作已有三十五个年头了,这期间忙值庭、忙记录、忙办案、忙执行、忙出差,我也从一名缺少GPS定位系统的青年成长为法警、书记员、助理法官、法官,很少有时间专门去挖野菜或烹制野菜,但野菜的情结却时时萦绕在心头,野菜见证了国家从贫弱走向富强,见证了我们日新月异的生活,还为我并不快乐的童年留下了快乐的记忆。我常常回忆野菜,回味野菜:它其貌不扬,朴实无华,却不卑不亢,品格厚重;它坚守孤独,甘于寂寞,却馥郁清香,情暖人间;它不择水土、珍惜光阴,却能独善其身、繁殖大爱;它扎根原野,顺其自然,却又与世无争,慷慨奉献。自然灾害前它顽强拼搏,毫不示弱;青黄不接时它雪中送炭,救人危难;豪门宴席中却难觅它的踪影,远离奢华……平凡的野菜与那不平凡的品格不正是我们法官高尚情怀和安贫乐道人生的真实写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