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网站,今天是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寻路印迹

--写在铁路法院跨行政区划管辖行政案件之前

来源:中院 作者:孙英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5/12/25 5:56:34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夏末,太阳已悄然从红山顶边缘西沉。

翻开工作日记,从字迹潦草、内容混杂的段落中,大体上亦能辨认出我院在尝试跨行政区划管辖期间“寻路”的印迹。从议题发起、酝酿和调研,直至历经数度周折后,此前,终于有了结果。对于三十多年来立足于红山脚下专门法院的法官来说,回溯近三年来思考、参与和实践的场景、片段,回望探索铁路专门法院改制后前途和出路的印迹,时而会发出难以忘怀的感慨!

2014年11月9日下午(星期日),居家度日,柴米油盐酱醋茶,日日得有;扳手榔头铁钉子,样样必备。到了这个年岁,还总是为日常琐事操劳、为之羁绊,实感生存不易,下午搞卫生不慎弄断了洗脸池的连接管,不得已前往西关十字寻购。突然间手机响了,电话那边傅主任急促的话语:院长让你五点以前赶到省高院十楼会议室,研究跨区域的事情,把资料和电子版都带上,咱们分头往那里赶!

下午5时许,省法院十楼会议室,省院主要领导、直属处、法官管理处、办公室、行政庭、研究室等负责人齐聚,酝酿方案、逐项讨论、多方斟酌和部署……,已经夜里8点多了,虽然年逾之命,但近年来胃口甚佳,加之一路赶来,口干舌燥,连喝了省院几杯清香浓郁的铁观音,胃里早已“清汤寡水、碧波荡漾”,尚不知与会的领导和其他同仁感受如何?但回忆当时的场景,印象中各个气定神安、静心思考、建言献策。“就按照今天会议议定的方案,相关部门晚上加个班,争取明天一早我和永平院长去省委汇报,这是落实十八大精神的具体体现,大家要高度重视,抓住这难得的历史机遇,为我省九项司法体制改革向前推进多做贡献。”梁院长的一席话,为甘肃省境内利用铁路法院跨行政区划管辖行政案件的试点工作开启了阀门。

夜间,安宁区万新路一家名为“粗茶淡饭”的饭馆里,准备加班的同志小聚。“一路上急着往回赶,我和小沈两人就没好好吃上一顿饭。”这才知道院长从中午上飞机,三点钟落地也没吃饭,便径直赶到省院汇报工作。几盘农家菜上桌,饿了半天的我,几近狼吞虎咽,与之风卷残云。旋即回到省院十一楼赶写材料,省院行政审判庭与研究室的负责人上下融合,此时,整个大楼已人去楼空。……,终于改好了,一行几人下到一楼,唯有门厅几盏灯还亮着。

冬日夜风,阵阵卷起,三人借助门厅微弱的灯光分拣材料。院长说:“傅主任,咱们把资料分成两套,密件你留一份,得保管好,明天我去省委汇报,你和专委一边整理资料,一边在单位待命。”

这位来自陕西关中、身材高大的汉子,圪蹴在门厅走廊,一件件分拣材料。背身离门太近了,自动感应门忽而开启、忽而闭合,这时我看了一下时间:11时09分,11月9日夜间11时09分,一个与“全国消防日”相关联的数字,在电话号码中“119”是火警电话。国人总是将一些特殊阿拉伯数字组合的日子赋予别样的寓意,一如2013、14解读为爱你一生一世,就是奥运盛事也一定选在2008年8月8日晚8时开幕。

这是院长星期六接到通知,于11月8日径直三赴北京,来去匆匆,“夜访最高院”,在东交民巷最高法院大墙之下门楼处得到赵庭长“密件”后,旋即抵达兰州的日子。

11月8日当天,《人民法院报》刊登了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完善司法管理体制和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一文中明确提出:“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办理跨地区案件。”这项改革,只要对现有铁路运输法院和检察院略加改造,合理调配、充实审判人员、检察人员就可以实施。”回溯一年来就跨区划管辖的相关事宜,有思考、有沉淀,日子与事件每每承虚接响地契合,而时间的刻度在我臆想的关联中总是预示着某种成功的可能。

始于2013年7月12日,石家庄铁路运输法院《铁路与法》编辑部接受委托,调研组前来我院就铁路法院整体移交后案件管辖以及存在问题进行调研。改制后一年有余,全路18个中级法院、58个基层法院,三千多名干警,情况雷同,三定方案悬空,收入大幅下降,人员老化、且人事问题多年冻结,养老金、医保等衔接不畅,虽有差异,但整体上因移交后呈现“后滚翻”的情形。

交流中,谈及调研组从其他铁路法院传来的情形,座谈会弥漫着一片哀愁与无奈,伤感的情绪几乎萦绕在全路法院干警的心头,尤其是移交后各院收结案数量的急剧下滑,无不为铁路法院的去留问题以及再次裁撤或被边缘化而忧虑。13日,转换场地,“我们为什么要沦落为第二中院,边边角角、零敲碎打,办一些指定的‘骨头案’,这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铁路法院原有的案件管辖本身就具有跨区域的特征。目前,案件这么少,这样下去肯定被边缘化,其存在的必要性都是问题,依我看扩大案源是根本,有为才能有位,要多办案,办好案,为什么不能善用现有的基础性优势,立足于今后铁路专门法院的科学发展来看,充分发挥这支队伍的司法资源优势,在法定体系内执法,在案件的管辖上形成跨区域办案态势,在国家司法资源的配置中,打造出一支‘特种兵’式的执法力量,把影响司法公正以及存在地方保护影响的案件拿到手,专属管辖,专办特殊案件,既符合铁路法院自身的优势和特点,又具有内涵和发展前景,几年下来,审判业绩有了,经验也积累了,执法力量也培育起来了!”

与会的调研组组长李富堂主任,多年来一直在铁路两级法院主办的《铁路与法》任主编,编辑部也是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铁路运输高级法院撤销后,全路两级法院共同搭建的沟通各方的唯一平台,再有两年行将退休。老同志被感染了,一番感慨!“这两年来我们所听到都是哀怨之声,今天王院长的所见所言是最有见地、是最来劲的!”

一年的思考,一年的沉淀,时间很快到了2014年8月6日。

夏日的酷暑尚未消退。

下午,院长召集部分院领导和研究室的同志开会,议题即:铁路法院案件管辖和管理体制问题。院长指出:现在的管辖不尽科学,指定管辖的案件基层法院审理后要上诉到地方中级法院,与诉讼体系不兼容,上级法院如何履行法律监督和指导职责,体制改革后存在审判管理、队伍建设和培训教育工作等实际问题不顺畅,建议着手跨区域审判的专题调研,形成一个详实的调研报告,力争15日前完稿。据悉最高法院周院长两周后来甘肃视察,力争层报最高院,有望引起顶层设计层面的重视。

8月14日,两级法院信息化建设工作会议在武威召开,须参加。

17日,难得一次前往北戴河疗养的机会不想放弃,此项任务不敢拖延,必须提在手上,放在心上。其间,有幸得到院长的提示和指点,初稿粗枝大叶、林林总总,赶在8月12日一早,将调研报告的电子版拷贝给了秘书,剩下会稿、润色、排版、印制等诸多工作只好有劳办公室的同志了。总之,我要御风而下,走了!

8月23日,白天太阳大,经不起晒,晚间刚从海边回到宿舍,两手水渍,19时45分,电话铃响了,显示是院长的号码,电话的一头,院长的语调很激扬:“专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刚从省法院的会上下来,咱们的报告得到了周院长的认可和好评,……。”

放下电话,一阵子都没回过神来。

司法理论调研的四个层次为业界同事所周知,即:最高为立法所吸收或成果转化,其次是为审判工作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寻求解决之道,再次被学理著述而引述,最后就是成为法制宣传教育的素材。不曾想地处西北一隅、红山脚下也能出产引起高端重视的调研成果。好在明日即将返程,回去后一探究竟!

遵照省院领导指示,不仅要上报材料,还需要前往北京汇报,要积极有为,促成此事。再行整理资料。

   1.jpg

2014年10月17日,王永平院长、省院直属处等一行五人就铁路法院

体制改革有关问题赴北京专题汇报(左三为最高法院审监庭朱秋菱法官)


2014年10月16日,院长、省院直属处等一行五人就铁路法院体制改革的有关问题赴北京专题汇报。收集数据,整理材料,集结出发,……,飞机上,一行人一面传阅此前再行整理过的材料和从省法院调来的资料,一面探讨和整合相关方面的意见。

初冬的夕阳向西渐渐下沉,飞机已临近首都上空,侧翼盘旋、翻转下降,从舷窗望去,机翼的一角挑起落日间的晚霞,好一幅残阳如血的动人景致,远处,暮霭已将燕山山脉分层切割,尽现天空与大地浑然一体、水墨丹青的壮丽画面!

次日一早,按照事先约定,8时30分,一行人由最高法院审监庭朱秋菱法官从门厅处接入。有幸遇到了多年前拜读和引用过文章的作者,朱秋菱早前是北京铁路法院的法官,2007年《人民司法》发表了其所撰写的《审理带有公益诉讼色彩的铁路旅客权益诉讼的调查报告》,以文会友,尚未有缘。我在多年前早知此君,而君不识我,可见在红山脚下笔耕之人是多么卑微,面见就是缘分。

对于从事法院工作30年的我来说,这是此生第一次踏入了最高法院的门庭和院落,近距离地目睹台阶左侧那棵百年沧桑的皂角树,着实让人感慨不已!

接下来,是有序安排的座谈。山东高院携济南铁路中院一行五人分列椭圆形办公桌的左侧,甘肃高院同兰铁中院一行五人安排在右边。山东方面先行汇报,直奔主题,为济南铁路两级法院申请指定管辖案件,仍然囿于主体管辖事宜,徘徊于青岛与济南之间。依次接续,话题转到了右边,在听取了简短的汇报后,姜庭长发话:“甘肃高院和兰铁中院此前递来的报告我仔细看了两遍,……。报告的作者来了没有?”闻听此言,倏然起立、欠身致意。“您坐下,报告所提问题存在,探索精神很好,文笔也不错,但改革不是书生画画,司法改革是国家顶层设计的重大事项,应当在现有的法治框架内进行,属于整体性考虑的事情。目前,全国铁路两级法院的情况非常复杂,西藏、海南就没有铁路法院,呼和浩特法院所辖地域狭长上千公里,上海铁路中院下辖四个省市,它们一个基层院专门办理小区物业方面发生的纠纷案件,帮地方法院审结了不少案件,效果也很好嘛!……。”时间长达四十多分钟,宏观演绎与实证举例相辅并行,显现结构性困难与隐性区域利益冲突以及难以言传的根底一并娓娓道来,少却了研讨的空间,几乎没有给汇报者一方留存探讨的机会。快至尾声了,少许宽慰的话语,即夏庭长最后的结语:“在铁路法院改革的问题上,山东还在走第一步,而甘肃方面已经考虑到了第二步,……。”

座谈结束,茫然一片,几人迈着困乏的脚步,移至正义路与东交民巷交集的十字路口。惟有院长自信地说:“哥几个怎么了?姜庭长此前把咱们的报告仔细看了两遍,今天山东的事说了不到十分钟,而用了长达四十多分钟的时间,回应我们报告所提的问题,说明了什么?已经引起了重视,如果说:你们的报告很好,放下,客客气气地走人,你们又做何感想,走!咱们正义路上走一圈,增加点正能量!”

2.jpg

2014年10月17日,最高法院审判监督庭的同志陪同兰州铁路

运输中级法院王永平院长参观最高人民法院文化长廊


夜色中,傅主任请客,品尝了王府井后街正宗的北京爆肚,在院长的引领下去了从未涉足过的地面,美国大使馆等使馆区、秀水街,选购一款时尚书包带给小孩,也不乏来皇城一趟!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新建文件夹,归类资料。

两年多来,萦绕在心头有关铁路法院体制改革的话题就此搁下。从八年前参加《中国铁路志·审判篇》资料收集和编撰工作,回溯我国设立铁路专门法院几经波折的历程,1953至1957年,1980至2012年,先是历经三年的短暂春秋,继而在时隔三十年之后又恢复,此后三十年间先是撤销了铁路运输高级法院,其间数度因理顺体制,存在于撤销、合并和改制等纭纭纷争之中,在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第十二个年头的春夏之际,倏尔“扎堆移交地方”,其间的片段、节点和场景、感受无序而零乱地堆积,抑或从记忆中划过。窃以为,“寻路”之行如此不着边际,两脚空空,手头还有一件两度被发回重审的民事案件,还是侧身投入于当下的工作,集中精力,争取在年底前抓紧把案件办结吧!至于将后铁路法院究竟怎么改,借喻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主题曲聊以自嘲:重整河山,待后生!

2014年11月4日上午,电话铃响了,秘书通知:院长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一进门,院长显然一脸的自信和喜悦,自不待言。“专委,看这是什么!”函件一份,上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邀请函,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王永平院长:为落实四中全会精神,最高人民法院拟召开“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办理跨地区案件座谈会。特邀请您参加。时间2014年11月5日上午8:30时,最高人民法院办公一区西区729会议室。”是峰回路转,还是柳暗花明?多年来,在有限的空间内关注审判业务的我,基本上无法进行一番确切的研判!

接待我们的还是朱秋菱法官,同样的场地,同一间会议室,一路上心中却涌动着一种别样的自信和信心!开场了,景汉朝副院长主持会议,开门见山,主题明确:这是铁路法院重大历史机遇、重大历史转型和重大历史挑战,怎么跨,跨哪些案件!各抒己见,建言献策!

3.jpg

2014年11月5日,王永平院长应邀参加最高人民法院

“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办理跨地区案件”座谈会


最高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夏道虎,副庭长姜伟、庭长助理崔文举等出席座谈会,会议还邀请哈尔滨、北京、呼和浩特、乌鲁木齐、广州、武汉、昆明、长春等8个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和福州、石家庄、合肥、南京4个铁路运输基层法院院长参加。

第一次在最高法院用餐,有幸与姜庭长一桌,餐间姜庭长隔着三位与会代表伸手致意,说:以后多交流!

联想到此后不久的另一场研讨会上,江必新副院长主持,会上遇到了蒋惠岭主任,他们都是我数十年来仰慕的学者型法官,多年来只见其文,未曾近距离聆听和交流。低调、睿智、幽默,蒋惠岭主任一进门后便挨近门口落座,坐在餐桌五点钟的位置上,谈及“建立预防领导干部插手干预司法”的话题,所见所闻,睿智广通、风趣幽默,还愉快地接受了我们一起合影的请求。

4.jpg

   2014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法院”座谈会场景


接下来返程在即。原本还有一下午的时间,院长提议去中国历史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的展览。不料,得知院里因执行银垠大厦案件引发购房户来院闹访,家里有事,一把手哪能安心在外,数度电话沟通,研判情况,门厅——走廊几进几出,决定连夜返回。

适逢APC会议,三日内航班无票,落西宁无票,落西安无票,乘高铁哪怕上到陇海线上就能回去了。“高铁不卖站票,傅主任你知道为啥?因为速度太快,人站上去会被风刮倒!”院长在万分焦急之下,也没忘记相互幽默、调侃一把,再去查询,幸好有银川机票三张,下午三点起飞,抓紧点还赶得上。

院长说:“咱们走前门东大街,这样快!”一路奔跑,瞬间就到前门地铁口,瞥见了天安门城楼的一角即钻入地铁口,转轻轨,直奔机场。有生以来数度到北京而没能去天安门广场一转,也是第一次,尤其是一个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人来说,大多天然地怀有一种强烈的天安门情结,不用说孩提时代误从纪念章上得到的印象,以为毛主席就住在天安门城楼上,且四周光芒万丈!就是随后在此发生的一系列重大的历史事件,也足以使我对这块世界上最大的广场心向往之、驻足体验!

夜间,飞机平安降落银川河东机场,原本打算连夜往回赶路,又得到兰州势态稍事缓解,那就明早再走。

路上,初冬的银川平原早已褪去了“塞上江南”的绿意,枯草凄凄,一片萧瑟。天是明朗的,却不见“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景致。据历史记载,早在2000多年以前先民们就凿渠引水,灌溉农田,现存的秦渠、汉渠等水利工程就是例证。

公路沿黄河两岸平坦的地面蜿蜒向远方伸展,“前面过了刘柯寨就到咱甘肃的地面上了,尽可能赶到下班前,去给梁院长汇报。”话语刚落,这位连日操心劳累的“班长”已经睡着了,司机小沈会意地调低了音量和空调,让他睡吧!

临近兰州,下高速,抄便道,走小路,原来是自行车爱好者骑行的路径,出安宁区天斧沙宫。临近17时,汽车驶入了省法院的院落。汇报、商谈、谋划……。许久才出来,上车,情不自禁,几近自言自语:“抢抓机遇,抢抓机遇!梁院长对这项工作非常支持,……。为铁路法院的科学发展计,咱们这一班子人辛苦点算什么!”

其间,有关注此事的同事问到我,咱们的报告起到的作用、是否率先之类的问题,我只能说:从时间节点和势态顺序看,有相当的吻合度,但至今没有人告诉我,也没有显现的证据证实。

2014年11月6日,在银川短暂停留期间,与银川铁路法院同志的简短交谈中得知,《人民法院报》刊登文章,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法院和检察院,最高法计划在全国部分省市试点,借铁路法院的“壳”集中管辖行政案件。江必新副院长介绍,最高法“将指定一些法院审理跨区域的行政案件”。具体而言,就是利用原来铁路法院的框架,把一部分行政案件,一部分与交通有关的刑事案件、与行政诉讼有关的民事案件,将来还可能有其他一些案件,指定到原来的铁路中院或基层法院管辖。

2014年12月29日《人民法院报》发文《上海设立全国首个跨行政区划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12月28日上午正式成立,该院依托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设立,同时组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合署办公,实行“三块牌子一个机构”。自2015年1月1日起,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将依法管辖以市级人民政府为被告的一审行政案件,以市级行政机关为上诉人、被上诉人的二审行政案件(不包括知识产权行政案件);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提起公诉的案件以及由上级法院指定管辖的其他案件和原由铁路中院受理的刑事、民事案件。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将依法审理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

2014年12月31日《人民法院报》发文《北京市设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探索集中审理跨行政区划案件》,12月30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今天揭牌,经中央批准的第二家试点审理跨行政区划案件的人民法院宣告成立。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依托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设立,主要负责审理北京市各类跨地区的第一审案件。

当2015新年钟声即将敲响时,习总书记在新年贺词中说:“为了做好这些工作,我们的各级干部也是蛮拼的。”恍惚间,我又回到2014年11月9日夜晚的场景中,也是蛮拼的。

场景,犹如电影般,一帧帧画面,最后的定格。2014年11月24日《人民法院报》刊登了作者宁杰的一篇《65年,绘就绚丽司法画卷——纪念最高人民法院建院65周年》文中写到:65年,经历寒来暑往,见证风雨沧桑。65年,回首云淡风轻,已是春华秋实。北京,东交民巷27号,审判楼前的百年皂角树静静矗立。光阴,在叶生叶落间流转;历史,于繁枝硕果中沉淀。时光回转到65年前。1949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办公。看到插图中皂角树的速写画面,记忆的片段也在一幕幕回放。

11月1日,原本是我院预定争取挂牌的日子!

此间,一边完成手头的工作,一边打理日常琐事,一日两餐,单位——住家,两点一线,时间在平淡的日子里流淌,但此前“寻路”的回忆和记忆的片段时不时地在我心头划过!也明显地感觉到在不同抑或更高的层级,跨行政区划司法管辖的努力正在进行中,借助原铁路运输两级法院的基础性优势,进一步优化现有司法资源配置以及跨行政区域司法系统的一体化推进将渐次展开,……。

相关资料显示:兰州——中国陆都,北纬36°,东经 103°40',地处在中国陆地版图和几何地理中心,由于国家主权和边境划分问题,国家已经不再确定这个中国地理中心的概念,但这个地方,目前依然可以作为中国大陆几何中心而存在。

2015年6月19日18时,139路公交车正在沿着坡道缓缓地向理工大学后门爬行,12分48秒,接到院长电话:好消息!咱们的跨行政区划法院的报告批了,等我从舟曲开完会,回去就着手办这件事。

关山初度路犹长!

139路公交车仍在上坡道上吃力地爬行!

                                                  乙未年·夏末

47897060_1.jpg